關注我們的

關注無解音樂網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關注。

Jason Hou:“雜食派”的交流工具與成分構成

本采訪由無解作者“香菇”撰寫,曾以《Jason Hou——雜食派》為題,刊載于《城市畫報》3月刊的《電音——飛向未來的BGM》封面專題中。經《城市畫報》同意,無解在此獨家網絡發布該采訪。除標題差異外,全文包含當時因篇幅限制刪減的片段及Q&A部分。

 

“一個’里’,一個’后’,都表方位”,按照“豪伊·里”(Howie Lee)的說法,“杰森·后”的名字跟他“對仗”。這樣的不謀而合不光發生在起藝名的事上;二人對“東西”、“新舊”對比中構建的美學都偏愛有加,而正是這樣的巧合讓Jason在回國后找到了組織,也成就了Do Hits現在完整自洽的陣容。

Jason Hou即將與Miao Jing搭檔,“伙同”?Howie Lee+Teom Chen、Alex Wang+ChillChill、Veeeky等大隊人馬,踏上Do Hits八周年全國巡演。在這篇采訪中,你會看到這位雜食派音樂人對電子音樂專注的一面,更會了解到話少、不張揚的“猴哥”,以千變萬化的形態,探索音樂、藝術世界無窮可能的故事。

 

*福利:微博關注@無解音樂網,評論并轉發微博【區域限定贈票福利:Do Hits 八周年巡演】,留下你對Do Hits八周年的寄語。我們將于4月22日(下周一),通過微博抽獎平臺從所有符合規則的參與者中抽出兩位幸運兒。屆時,每位中獎者將獲得一張入場門票(上海、重慶任選)。


 

jh6

Jason Hou,舞臺上總穿一身黑,戴個眼鏡,文縐縐的模樣。他戲謔做音樂的理由是能讓自己少說點話,但低下眼簾之后的笑容,又讓人覺得大概是要說的都在音樂里表達了吧。

?大多數人應該會認定Jason Hou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電子音樂人。在西式的club環境下,他在作品中信手拈來地運用著我們熟悉的“中國元素”。以一首《大圣》出現在Do Hits的《猴年春節合輯》開始(正因如此,粉絲親切地稱他為“猴哥”),Jason一直往作品中納入“只有中國蹦迪客才懂”的個性語言。看題目便一目了然的“懷舊”金曲《眼保健操》自不必說,2016年的《原(Origin)》更是一把通向“人類的六種原始屬性”的密鑰,原始古老的民樂、傳統物件的采樣和未來感的電子音效就是這把鑰匙獨特的紋理;2017年的《生(Sheng)》勾勒了十個獨特的場景,洞察了時空的真相;收錄于《新樂府 | 國粹Remix : 調戲》的兩首remix,與譚正巖合作的《空城計》《定軍山》讓兩代人看到了京劇在當代語境下一種新的可能性。

?但你要光是把他定義為電子音樂人,那又太刻板了。和他愛用的球形控制器AlphaSphere一樣,他本人也是個多面體。他在SoundCloud上發表的第一首歌是和溫哥華四重奏樂團Yaletown String Quartet合作的《Dancing In The Dark》,你或許能從此窺出些端倪:Jason小時候接受的是正統的古典樂教育。直到上高中,他才開始接觸現代音樂風格,重金屬尤其讓他著迷。而其中Dream Theater、Nightwish、Rhapsody等樂隊的鍵盤手又“深受古典音樂的影響”,仿佛找到了可供學習的榜樣,Jason將自己定位為一名鍵盤手,以此身份在樂隊“幻世狂想”中活動。

 

Yaletown String Quartet plays 'Dancing in the Dark' by Junshuo (Jason) HouYaletown String Quartet 演奏Jason Hou作品《Dancing in the Dark》

 

與此同時,另一條平行線也在生根發芽。想象一個男孩背著手在街機廳看人打游戲的場景——當年Jason高中時期的樂隊主唱是街機游戲EZ2DJ的高手,這是由韓國Amuseworld公司制作的一款音樂類游戲,游戲操控臺模仿DJ臺,擁有類似midi鍵盤的按鍵和兩塊黑膠打碟機——經過持之以恒的圍觀、以及伴隨性的游戲音樂的洗禮,沒去過club的Jason開始有點兒明白“DJ是什么樣兒”了,house、trance、techno之類的電子音樂風格隨之植入腦海。他還迷過一陣子街舞,狂熱到每周末用錄像帶錄街舞節目回來自己學,借此也接觸到了和電子音樂有不少親緣關系的hip-hop。

正是在這個時期,Jason開始自己摸索著創作音樂。據他說,因為電子琴有多軌錄音功能,他就將一軌軌疊加,學會了“怎么用鍵盤打鼓,用鍵盤彈吉他”,用3.5英寸軟盤錄MIDI信號,再將音頻轉錄到MD播放器上回聽。這恰恰是最樸素的一套音樂制作邏輯。

大學期間, Jason依然無心戀學,反倒是“課外生活”對他來說吸引力更大:他在學校附近的錄音棚當起了助手,而最主要的心思完全被大學期間參與的兩支樂隊——幻世狂想和中斷悲劇——的活動占據。2006年,幻世狂想樂隊發行《亂世無雙》,Jason說,“我把自學的一切都用到里面了”。

他一手包辦了專輯的作曲、編曲、錄音、混音,一臺電腦、一支話筒、一臺midi鍵盤、一個吉他效果器就是他的全套設備,他和樂隊成員就擠在8平米的臥室里完成了《亂世無雙》。“當時都沒有專門的監聽音箱,是拿家里用了10年的一臺家庭音響做的混音。”一張條件有限,但“熱情有余”的交響金屬之作就此誕生。而這趟經歷,讓他想要系統地學習錄音。之后,Jason放下國內的學業,前往加拿大念錄音。

 

亂世無雙幻世狂想——《亂世無雙》

 

出國前,Jason想象中的錄音是一門“玄學”,“真正學的時候發現其實很簡單”,隨著學習不斷深入,纏繞的亂麻被條分縷析,終于可以擰成一股可以自由操控的力量。Jason學以致用,既然身在加拿大,就為本地唱作人制作專輯,他的工作室“Liquid Tension Music”在2012年出過一張綜合了多種音樂?風?格的合輯《Liquid Tension Music and Friends》。?畢業后,Jason還與加拿大多面樂手Jon Morrison組成名為Parallel Truth 的前衛金屬音樂項目《City of God》像是《亂世無雙》時隔多年出生的胞弟,帶著來自未來的眼光、技術和審美,彌補了當年的遺憾。

但所謂制作人,終究是為他人做嫁衣。想當年,早在出國以前,Jason就用音樂編輯軟件ACID做過帶民樂元素的舞曲作品,在摩登天空發過兩支電子單曲,出國后也斷斷續續寫過一些管弦樂、鋼琴曲,只是多數沒有發表。這星星點點的軌跡泄了密:在技術的領域里兜兜轉轉了一圈,他最終還是想回到?創作的起點。但說是起點,又有所不同,現在的他不再是一位野路子選手,專業訓練讓他的思路更加清晰,技術問題不再是問題,他能夠把精力更多地放在創意方面了。

人在異鄉,反而會對曾視而不見家鄉的東西生出一種懷戀,就跟在國內更容易受西方音樂影響似的,“在別處”的真諦又一次顯現。他說:“出國后我反而開始關注中國音樂,尤其是一些中國當代作曲家的作品,感覺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他列舉了三張影響他最深的中國音樂專輯——金湘的《原野》、張進的《追溯》和陳其鋼的《蝶戀花》——無不是在他出國后才接觸到的。

2014年是個關鍵的年份。樂隊難為,鄉愁不化,創作還要繼續,Jason打定主意回國,做一個能獨立完成音樂的電子樂制作人。“不中不西,不破不立”。以本土音樂人為核心的北京電子音樂組織Do Hits的這句slogan與他的設想不謀而合,很自然地加入其中。于是,眾人更熟悉的那個“Jason Hou”才帶著石頭里的《大圣》從Do Hits的合輯里猛然蹦了出來。

他沒有把“將中國元素嫁接到西式的俱樂部場景”這個事兒當成某種任務,或是為了與Do Hits統一而要做的改變。畢竟是先有Jason Hou和Do Hits的獨立存在,再有這一拍即合的默契。聽聽2006年出自摩登天空合輯《觸摸西藏》中的單曲《喚》,那時他就已經使用了藏族傳統音樂的女聲采樣和回環的旋律走向。“我喜歡有對比和張力的音樂,中國音樂、語言的聲音元素都具有很強的穿透力,和厚重的俱樂部音樂結合很有魅力。”同時,正如《空城計》《定軍山》兩首remix及專?輯《原(Origin)》所體現的那樣,電子音樂的制作手法,能夠將一些本只存在于傳統劇場和學術資料中的民間音樂,轉化成現代城市生活中易于傳播的音樂形式。而這個“城市生活”,我們姑妄推之,就將其簡化為club體驗吧。來到他DJ現場的人,會無語對視、狂笑、翻白眼、大吼,肢體語言以外多表現出情緒,無論是共鳴還是陡生疑??慮,這都屬于對這音樂有想法了,才有生理反應了。民間音樂、中文電影對白就是他和臺下clubber的對話關鍵詞,這種交流構建了獨特的“中式俱樂部語境”,熱熱鬧鬧,風生水起。

 

jh7Jason Hou于北京

 

這兩年他開始在整個世界文明歷史里頭轉悠。去年,Jason參與創作Howie Lee的新歌《Rebuild》。年末,二人登上Channel R的《我只插電》節目,短短五分鐘的live set,他倆憑空設計出一場大汗淋漓的東方夢境,刷新了國內電子音樂現場表演能夠探索到的維度;他和視覺藝術家苗晶的合作了聲音影像裝置作品《漸·Transition》和現場演出《初·ZPTPJ》 – 他們佯裝成博物館引導員,從聲音和視覺兩個方向打通觀眾還原古文明世界的想象。Jason巡禮世界音樂,正如音樂自媒體Noisey所言,他“試圖讓古老的器樂回響未來感,而讓當代電子的音色遁入宗教儀式般的神秘”。你不禁發現,他眼里的風景更廣闊了。

我們能在他身上看到水一般的張力,看到他不拘泥某一種風格、不固定在某一點上的運動軌跡。說通達也好,涉獵廣泛也罷,還是用他自己歸納的那一句話來概括最準確:“音樂就是音樂,不同的配器和作曲方式,只是服務音樂的手段和工具。”說白了,音樂只是他拿手的語言而已。

 

jh4“水一般的張力”——Jason Hou操作AlphaSphere控制器

Q & A

 

從產生動機,到最后把完整的歌曲做出來,可否說一說你一般的創作過程是怎樣的?

我的創作經常是非線性的,我把每首曲子想象為一個故事,根據這個故事大綱,我會試驗很多聲音的組合、節奏的變化、和聲的進行等等,這個過程中會產生很多碎片和段落,然后我再進行篩選,尋找它們在故事之內的聯系,再組合起來。這個故事可以是有情節的,也可以只有一系列場景,或者是一種狀態。這就是一種隱藏的設定,也沒什么玄的,比如我的故事可以是一個逃學的高中生穿過喧鬧的街道躲進了城市中的寺廟,手機上不斷傳來焦急的提示音,他真想外面打快板說書的大爺那樣自由,這就可以用來作為故事來做音樂了。

 

對于有興趣自己制作電子樂,但毫無基礎的人,就自己的經驗來講,有什么建議?

多創作,多試驗,不要追求完美。

把聲音設計,軟件的學習這類準備工作和實際創作分開進行。很多人經常遇到的問題就是在創作中突然需要一個聲音,然后花了很長時間去找,去設計,結果忘了自己最早要做什么。

關于數字音頻的基礎知識還是需要學習,避免犯因為原理不明的低級錯誤。

一開始一定不要買太多設備和軟件,下載過多素材,前期使用的設備和手段越簡單,越容易激發創造力。

推薦一本書《電子音樂人的74個創意策略》(Making Music: 74 Creative Strategies for Electronic Music Producers )。

 

電子音樂未來還可以應用在哪些場景?

A:我覺得在音樂治療領域電子音樂可能有很大潛力。聲音頻率對人體是有直接影響的,電子音樂是可以直接從頻率層面來經行生成的音樂,也許未來會有更精準的電子音樂治療藥方。

 

jh2Jason Hou在現場演出中使用AlphaSphere

解推薦:Do Hits 八周年巡演

19巡演


近期無解電場:COUCOU CHLOE X SHYGIRL POSTER_FINAL

上海

日期4月29日,周一,21

場地:ALL Club

地址::襄陽北路17號2樓

門票?:?80元

現場支持:Scintii及更多

關于作者: Ivan Hrozny
Já u? jsem stary...

Submit a comment

斯诺克中国公开赛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