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的

關注無解音樂網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關注。

采訪 | Slikback: 讓場景有生機的是參與其中的人

本文由Josh Feola撰寫,英文版發布于radiichina,經授權,由無解在此獨家編譯該采訪的中文版。


Slikback - credit Alim Karmali副本

出生于肯尼亞,現居烏干達的制作人Slikback創作不好用語言形容的音樂。但要理解他的聲音,你完全不必成為Boomkat(譯注:線上音像商店,售賣唱片風格繁雜)上的學者或東非音樂的專家——它能夠即刻“穿腸破肚”震懾你。這位年輕的制作人開始創作僅僅兩年,便已炮制出400多首歌曲,并在最近成功登上了波蘭“Unsound”和柏林的“CTM”等音樂節的舞臺。

迄今為止,Slikback已經在Hakuna Kulala旗下發行了兩張EP。這家廠牌脫胎于已運作很久的,集廠牌、音樂人群體、工作室及音樂節為一體的烏干達坎帕拉組織“Nyege Nyege”。根據Nyege Nyege聯合創始人Derek Debru的說法,Slikback高速發展的聲音實際上是Hakuna Kulala成立的原因之一:“當一些與我們合作多年的年輕制作人開始嶄露頭角,制作越來越多有意思的音樂時,Hakuna Kulala就應運而生了;他們需要一個更自由的平臺,也就是只做數字發行的方式。于是,Sikback、Sapienz和Zilla一起推出了Hakuna Kulala。與“Nyege Nyege Tapes”涵蓋當地場景內生的音樂內容——如singeli、acholitronix、electrokadodi等音樂——不同的是,Hakuna Kulala更多關注來自“當下”的音樂,關注年輕制作人們在這一刻正在搞的創作,關注那些可以直接輸入任何俱樂部的東西。

Slikback的聲音受到trap、gqom、footwork和一些東非地區音樂的影響,并在這些風格間暢游無阻。而這種游走在風格間的音樂與近年來上海地下俱樂部場景中出現的聲音有著微妙的相似之處。Genome 6.66Mbp和SVBKVLT那些跳脫標簽定義的出品與Slikback的雜食性聲音更能產生共鳴,而Slikback也指出Tzusing、Osheyack和Hyph11e都是讓他感興趣的藝人。雖然相隔半球,但坎帕拉和上海的地下場景仍輝映成趣——它們都扎根深厚本土社區文化的同時,也對全球各個角落保持著徹底的開放態度。

這種跨越國境的文化相親關系,即將在一系列線下交流中得到鞏固。?Slikback很快便會抵達中國。他將于兩周內,在ALL、OIL、Loopy等一些全國范圍內最具前瞻思維的俱樂部奉上表演,并在隨后,與包括SVBKVLT/ Genome音樂人Hyph11e在內的當前上海地下音樂圈翹楚們一起鉆進工作室展開合作。這等藝術家之間的奇特碰撞會產生什么樣的混合聲音,著實讓人期待萬分。而在等待的過程中,我們大可先來看看這篇采訪,在4月19日星期五,Slikback杭州Loopy登臺開啟首次中國巡演前,對他有更多的了解。


Q&A

slikback 4

你來自肯尼亞的哪個地方?你的童年是怎樣的?

我來自內羅畢,一個叫Kabete的地方。雖然我童年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搬家,而沒有真正在任何地方安頓下來,但長大的過程還算是挺愜意的。我媽媽是做家政服務的,所以我得以遇到這么多不同的人,體驗了各式各樣的文化。音樂方面,我以前聽過的都是廣播。

 

你什么時候搬到烏干達的?為什么?

我是2016年底前往烏干達學習的。我在那里讀了大學。就是在那,我遇到了向我展示烏干達夜生活并最終告訴我Nyege Nyege音樂節的人。我的音樂生涯基本上都是在那里發展的。

 

您目前在坎帕拉?你能講講是什么讓那的音樂場景如此生機勃勃嗎?

是的,我現在住在坎帕拉,不過最近我常搬家。讓這個場景有生機的是這里參與其中的人們,最重要的就是Nyege的那群人。他們為思想前衛的音樂提供了一個平臺,讓人們可以在不受妄言的條件下表達自我。這樣做的結果就是,來自這一片區域的年輕制作人都在做有趣的音樂,而且還有平臺能分享它們。

 

你做音樂也只有兩年時間,是吧?最初都是哪些音樂風格、藝術家、俱樂部或廠牌讓你感興趣的?你剛開始時做音樂的時候用的什么設備?

我剛開始特別迷trap和gqom。隨著聽的音樂越來越多,我發掘并愛上了其他一些曾經聞所未聞的風格和藝術家。像是Errorsmith、Jlin、Tzusing和Amnesia Scanner都在其中;Pan、Planet Mu、Hyperdub等廠牌成了我的首選。這讓我走上了尋找自己音樂自由的道路,在不考慮風格的情況下制作我覺得聽著很酷的東西。我所擁有的全部制作設備,從始至終都是一臺筆記本電腦。我沒有真正的樂器。

 

過去兩年中,你制作音樂的方法有何變化?

我會更多地意識到自己的音樂最終可能在什么樣的地方播放。現在,在嘗試讓聲音更好地適應俱樂部環境時,我也會盡可能讓它在耳機中聽起來足夠有趣。

 

我十一月時讀到一些文章,說你已經制作了大約400首歌……你現在在做些什么?

現在我正在嘗試更多地為視覺效果做聲音設計,同時也還在制作更多歌曲。我總是想盡可能地探索聲音的各個方面。我還在線上聽一些能給我靈感的制作人,為Hakuna Kulala找一些可以發行的作品。

 

你最近第一次走出非洲,去波蘭的Unsound音樂節演出。這樣的經歷對你的音樂有何影響?你在那里有沒有發現什么新聲音、音樂人?

Unsound的各種表演的確讓我對音樂有了全新的看法。這次旅行讓我對與空間概念相關的聲音質感有所領悟,它影響了我最新EP《Tomo》中的一些曲目。正是在那里,我見識了Renick Bell和其他對音樂有獨特見解的藝術家們。

你與波蘭制片人Morgiana Hz開啟了一個新項目,這是怎么發生的?

我與Morgiana Hz的合作要歸結于她在坎帕拉Nyege工作室的駐留。她是對音樂有獨到見解的藝術家的典范,我很想與她合作。

 

有沒有哪一種非洲音樂風格對你格外有影響,或者是讓你很想融入自己的聲音?有沒有類似的外國音樂或流派?

我的音樂受很多風格影響,從我在烏干達聽到的傳統音樂,到南非的gqom,甚至還有trap;這些影響可謂罄竹難書,因為我相信每一種類型都有它獨到的地方。

 

你對中國之旅有什么期待么?是否有特別想一起表演或合作的中國制作人、DJ?

我希望和特別棒的觀眾們互動,讓大家在舞池上狂甩。我真的很期待與Hyph11e合作,也希望能有緣分與Tzusing和Osheyack切磋。

 

大體來說,你對中國有什么印象或是概念么?我知道中國在過去幾年里在非洲建設項目上投入了大量資金——烏干達或肯尼亞對中國的普遍看法是什么樣的?

肯尼亞人只從電影中了解中國。當地的中國人群與道路建設息息相關——中國在肯尼亞的基礎設施建設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在肯尼亞,對中國的普遍感覺是友好的,不過也有些人可能有不一樣的看法。

 

關于自己的音樂、身處的東非音樂場景、即將開始的中國行和駐留計劃,你還有什么要補充的么?

唯一要補充的就是,我對這次巡演感到興奮無比。

 

Boiler Room: Slikback

文、采訪:Josh Feola

翻譯、編輯:Ivan Hrozny


解推薦:SLIKBACK 2019中國巡演slikback_16x9_still


近期無解電場:

COUCOU CHLOE X SHYGIRL POSTER_FINAL

上海

日期4月29日,周一,21

場地:ALL Club

地址::襄陽北路17號2樓

門票?:?80元

現場支持:Scintii及更多

關于作者: Ivan Hrozny
Já u? jsem stary...

Submit a comment

斯诺克中国公开赛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