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的

關注無解音樂網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關注。

專訪 | Triathalon: 比自我更重要的是愛與音樂

無解讀者來稿。作者“干炒老嚴”想通過親身采訪和拍攝,將自己心愛的樂隊介紹給更多人。脈絡簡單的文字,色彩鮮亮、透著時髦味兒的照片,構成了這篇有風格的“圖片志”。無解珍視這份對音樂的熱忱,希望為想要表達的朋友們營造更好的環境。如果你也有渴望分享的音樂故事,或只是想介紹些我們還不了解的場景、藝人,歡迎來信讓我們知道(我們的郵箱地址就在每次推送的最下方)。


1

三年前,我還沉迷于surf rock與各式“美國東岸四百線獨立搖滾”中無法自拔。某個窩在臥室寫作業的下午,我隨手點開Spotify的推薦頁,隨即被一張有著“lo-fi”質感水波紋封面、名叫《Nothing Bothers Me》的專輯吸引。在接下來的一周里,我一直循環播放專輯里的歌曲《Take It Easy》,并從此開始關注這支叫做Triathalon的樂隊。

從2014年的第一張專輯《Lo-tide》到去年發行的《Online》,從surf rock到R&B;多年間,樂隊經歷了幾代成員更迭與不小的風格轉變。要了解這樣一支不斷處在變化中的樂隊,與其去看簡單的風格標簽,不如直接去聽一聽他們的歌。在無所事事的時候,放上一首可以讓你專注于休閑的歌——Triathalon絕對能夠讓你放松無比。

2019年情人節,我有幸去現場看了喜歡已久的Triathalon。當晚樂隊與“True Blue”以及“Pink Siifu”在紐約一間叫做“Elsewhere”的livehouse為大家送上情人節演出。 趁著樂隊試音結束的間隙,我們分享啤酒與零食,在舒適的休息室里完成了一個簡短的采訪。同時,我也為他們拍了些開心的照片。

?3

將錯就錯的樂隊名字

主唱Adam還在大二的時候,一邊開始做音樂,一邊開始寫一份關于“兄弟競逐鐵人三項”的劇本作業。當時Adam對于“鐵人三項(英,triathlon)”這個名詞情有獨鐘,于是就將自己的樂隊叫做“Triathalon”。

實際上,“Triathalon”是Adam總犯的拼寫錯誤(在單詞中間多了一個字母“a” )。而當他發現,有很多人都會以同樣的方式將這個詞寫錯,索性將錯就錯沿用了這個寫法。這一點,甚至連Hunter也是在成為樂隊一員后才意識到:他剛加入樂隊時,激動地給他老媽發短信報告這個喜訊,順手將樂隊的bandcamp頁面發了過去。結果,老媽立即回復道,“你應該知道你們樂隊名字拼寫錯了吧?”

2

名字雖充滿力量之美,但它與樂隊的音樂風格頗有出入。Adam解釋道,盡管樂隊曾在早期專輯中嘗試過surf rock的風格,而其中關于“水”的元素似乎能夠與鐵人三項扯上點關系,但他們并不希望強行捏造名字與音樂之間的關系。

吉他手Hunter也有類似的想法:“有趣的是,我在樂隊當中越久,我對于triathlon這個單詞的理解就越抽離于其原本的概念。現在,每當人提到這個詞,我立馬想到的是我們這群人而非一項競技運動。”

 

000013副本

來來去去的新舊伙伴

如果你用谷歌搜索“Triathalon”,便會看到維基百科上,包含了兩位早期成員Lucas 和Ryan的樂隊早期照片。樂隊的形象與現在相比可謂大相徑庭。而Youtube上,樂隊早期在Audiotree的演出視頻里,也能看到前任貝斯手Alex。

在大學時期,一支樂隊保持固定陣容是十分容易的事情,因為大家都在一起;畢業則意味著各奔東西。離開校園后,樂隊成員們幾經更替:從最初的的Lucas與Ryan,到后來搬去加州的貝斯手Alex——曾經的伙伴們雖然紛紛離開,卻也依然參與著樂隊的錄制與混音工作。

5

后來加入的鍵盤、和聲——Kristina,以及貝斯——Lamont,都是樂隊在早先巡演途中因為音樂而相識的朋友。五年前,樂隊在北卡羅萊納演出時, Lamont因十分欣賞Triathalon,通過facebook聯系樂隊,提出希望和樂隊一同錄制視頻的邀請,繼而認識了現在樂隊的伙伴們。

而在2016年的時候 樂隊與Kristina因一同在鳳凰城演出而結識對方。在此之后,Adam時常打趣地和Kristina提出“來紐約加入樂隊如何”。Kristina當時只是笑笑了之。隨后在2017年,Kristina又一次參與Triathalon的巡演。當Adam再次拋出橄欖枝,Kristina也沒有再推辭,正式加入了樂隊。

4

達成共識并不是件難事

Adam曾在《melt》雜志的采訪中提到,自己對于家鄉薩凡納又愛又恨:“我愛薩凡納但我卻不得不離開那里,雖然我知道在紐約生活很不容易,但我也很興奮能夠在一個沒人知道Triathalon的地方重新開始。” 作為樂隊里最先離開家鄉的成員,紐約給他帶來了無比多的靈感。爵士樂與嘻哈音樂的輸入讓樂隊的創作素材變得越加豐富,也更具變化。在Adam離開家鄉薩凡納之后,Hunter與Chad首先選擇了選擇留下。

一支樂隊在成員分隔兩地的情況下,通常不易在音樂上繼續一致前行。而這對于Hunter、Chad和Adam來說,似乎并不是一件太難的事情。實際上,早些年樂隊成員之間長期共處的時光已然培養出了他們之間的默契。

Hunter認為成員們仍會對同一件事物感到興奮,即使他們從16年的7寸專輯《Cold Shower》之后便開始分居兩地。Chad則提到“很神奇的是,我們都認為要做出變化。以前我們喜歡制作surf rock,而現在我們更愿意嘗試新鮮事物,不再局限于哪種音樂風格。我們不需要一直待在一同好一個房間里做音樂。就像先前我們在自己的城市將各自錄好的音軌做完混音后,出來的效果也很棒。”

000063副本

異地創作的狀態持續了2年多;為了在音樂上有所突破,又或者單純是想念彼此,樂隊成員們最終還是決定在19年年初一同搬到紐約生活。鼓手Chad說“成員們來來去去,在不同城市分離了幾年。這雖然很正常,但也很讓人唏噓。終于,現在大家更像一個大家庭般存在”。

“家庭成員”之間也不會總是意見一致。當被問到創作過程中,有強烈分歧會怎么辦時,大家給出的回答十分有愛。Hunter在和成員們相處幾年之后開始明白,比“自我”更重要的是愛和音樂; “我想是意識到我們之間存在的友誼,所以我們更愿意會作為團隊去面對和處理分歧。” Chad也認為樂隊友誼是幫助解決問題的關鍵;新成員Kristina對于分歧的剖析則側重在自我層面:“我總會反問自己,是否因為‘自我為中心’而想要否定他人。對于樂隊,我想我們都是想嘗試不一樣的東西, 然后看看會產生什么樣的結果。”

6

關于樂隊接下來的計劃

去年Triathalon和Inner Wave以及The Marías一同巡演,都獲得了不小的反響。Adam還想繼續和更多好樂隊一起活動, “Pink Siifu今晚會和我們一起演出;Lala Lala,也就是Lily West,是我們五年前就認識的朋友;Michael Seyer他們整個樂隊就超級好玩。我向來喜歡和人們保持友好的私交,我想我會從這些朋友中當中選出我接下來想要合作演出的藝人。”借著這股上升勢頭,樂隊未來會不會活動到中國或亞洲?據說,已經有一些演出經紀已經在找他們洽談了。

 

彩蛋:“如果推薦三首歌給不了解你們的人,你們會選哪三首歌?”

Adam:這真是個好問題!《Bad Mood》 demo版吧,《Distant》,我也很喜歡《Chill Out》——《Bad Mood》和《Chill Out》非常Chill;《South Side》也很棒,《Smooth Move》也不錯。

Lamont :《Bad Mood》。

Kristina :我很喜歡《Courtside》。《Day One》是我個人最喜歡的歌。

Hunter:這很難選。我覺得《Day One》絕對是讓我感覺很棒的一首。第二首,我會覺得是《Courtside》,它讓我想起美好的夏日時光。我也很喜歡《Smooth Move》。

000024 (2)副本

000038副本

000035 (2)副本

1111chad-1副本

 

圖、文:干炒老嚴

編輯:Ivan Hrozny

 

關于作者: Ivan Hrozny
Já u? jsem stary...

Submit a comment

斯诺克中国公开赛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