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們的

關注無解音樂網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 “掃一掃” 即可關注。

William Tyler在北京聊到的二三事

奶茶穿著Grateful Dead八七年巡演元年t-shirt的William盛贊了手中的奶茶,并表示“這玩意在洛杉磯也火的不行,得馬上拍個照發給朋友”。

1. William已離開Lambchop樂隊。原因是,Lambchop作為一支很成熟的樂隊,每年錄音、排練、巡演的日程非常緊;這讓他無瑕顧及自己的個人音樂事業。他很想念Kurt Wagner和樂隊中每一位隊友。

2. 由于今年巡演頻繁,William很久都沒有試著寫什么新歌——直到這兩天,他在北京的酒店里才又用手機錄了一些片段。

3. 姚瀾在現場給William秀了一段之前在自己微博短視頻中演示過的利用空弦保留指演奏五聲音階模仿中國古箏音色的技巧——非常點活動主題的是,這個技巧原本是他從美國鄉村吉他教學的視頻中扒下來再自己改良的。William談到了自己學琴第一個練的音階也是五聲,又表示如果一切分歧可以用音樂來解決,那世界該有多么美好。

姚瀾在微博上的演示視頻:鏈接

 

8月12日?北京fRUITYSPACE分享會,William Tyler與姚瀾即興表演鄉村藍調的片段

4. William現在的個人音樂風格可以說既是非常具有納什維爾風格的,也同時是反納什維爾風格的。按照他的說法,在田納西甚至整個美國,人們對于納什維爾音樂人有著非常刻板的印象:拿著一把吉他上臺的就該是個唱悅耳鄉村歌曲的唱作人。雖然從小沉浸在納什維爾的鄉村音樂氛圍中,不可避免地受到一些影響,但William通過借鑒古典樂,對每首歌曲進行的細致配器和對整張專輯中歌曲作為不同樂章的編排,讓他的純音樂遠遠超脫于“現代鄉村音樂”的概念。

5. 2001年,Silver Jews要錄制《Bright Flight》時,David?Berman并不認識William。這位當時已經35歲,頗有名氣的音樂人只是偶爾在酒吧看到William彈吉他后,便主動邀請了當時21歲的William一起錄音。

6. 在散場后聽到歌單中Silver Jews的《Slow Education》,和William聊起當年錄制的故事時,我才驚聞David Berman在一周前自殺的消息——當時,我人在深圳忙演出,完全沒有關注任何新聞;而William通過各路友人發來的信息得知這一消息時人已身在首爾,踏上了遠在亞洲的巡演之旅。對于David的不辭而別,他很是不知所措。一方面,深知這名詩人、音樂人長期封閉內心的狀態與飽受的抑郁之苦,讓William覺得事情似乎有跡可循;但另一方面,所有人又都以為David正好起來的猜想——他原本計劃和新樂隊在這幾天開啟全新的巡演——又讓人對事件充滿錯愕與無力之感。世事無常,在北京的一間地下室,再次聽到當年20出頭的自己演奏的稚嫩吉他和給過自己無數啟發、如今已不在人世的好友的聲音,William唏噓不已。

5d4de3fbf1a9a.image年輕的William和David Berman與Berman當時的妻子Cassie

Silver Jews –? I Remember Me

選自William參與錄制的Silver Jews經典專輯《Bright Flight》

 

“我多么希望他能為了身邊的人們活下去。不過也許,他就是再也承受不了了。真希望能回到納什維爾參加他的葬禮;現在,他人不在了,更重要的是能為因他聚在一起的朋友們做點什么。”對于因為這次巡演而將錯過這場葬禮,William顯得有些沮喪,有些不安。他把目光從車窗外收回,笑著對我說了一句,“我跟我爸通了個電話,我告訴他我有點想家了。”

微信圖片_20190814180838
成都和廣州的朋友可以去現場感受這位“音樂人的音樂人”用吉他演奏出掙脫時代凡塵束縛的金子般的聲音,聽他講講自己的演奏技巧和他深愛著的納什維爾故鄉。相信你一定會同我一樣,在音樂之外也有所收獲。

williamism
文:Ivan Hrozny

 

關于作者: Ivan Hrozny
Já u? jsem stary...

Submit a comment

斯诺克中国公开赛直播